Guruka Kaur Khalsa 2012年

写于埃斯帕尼奥拉(Espanola) 新墨西哥(New Mexico)

 

我知道大家一般认为,所谓丰盛是指金钱方面,财务宽裕很安心之类的。 然而,我感到我的人生是如此丰盛、有福气跟充满各样财富,练习 Sukhmani Sadhana (和平祈祷早课) 引领我进入一个不只转变了人生,同时服务我的导师、服务正道的空间。 我满心无比感激、喜悦与丰盛。

 

每天唱诵Guru Arjan (第五位古鲁) 的 Sukhmani Sahib (和平祈祷),有差不多17年了。 我开始唱诵的不久前,Siri Singh Sahib 当时已经感到心脏不适,也无法再旅行,我用很多不同方式冥想他的心脏,为清理心血管而祈祷,为他的心脏祈祷。

 

在Guru Ram Das 生日的早晨,当我们唱颂着曼陀罗 Dhan Dhan Ram Das Gur 约两个半小时,我听到 Siri Singh Sahib 的声音, 清晰地仿佛他就坐在我身边,他说 “每天为我唱诵 Sukhmani”。 所以,我照做了。

 

我真的很认真看待这件事,开始每天为他唱诵 Sukhmani,这是我人生中如此不可思议的经验。 虽然这是为 Siri Singh Sahib 做的事,但我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因此剧烈地改变。 带着他的祝福,Guruka Singh 和我离开俄亥俄州的哥伦比亚,前往加州,结果在三年后移居到新墨西哥。

 

即使我从来没有告诉 Siri Singh Sahib,每天为他唱颂 Sukhmani 的事,但我觉得这最终改变了我跟他的关系。

 

有段时间,我历经了很多磨难,他叫我来Espanola,他说 “我正在疗愈你,而我已经不再替每个人疗愈,这是为了你,你必须理解,在此时此刻,它的意义有多重大。 “ 最后,Guruka Singh 和我在这里住了下来。

 

当Siri Singh Sahib 过世时,一切实在是太难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拿 Sukhmani 怎么办。 他往生后的第17天,我们在Espanola举办盛大的活动纪念他。 但我甚至没有办法走进会场,只能自己坐在房间,将暖气开到最强,用毛毯和枕头包裹住自己,不停地唱着 Sukhmani。

 

释放悲伤

 

我就是哭泣了起来,释放着悲伤的情绪,最后才明白得为Guruka Singh 唱

Sukhmani,唱诵持续了三年左右,直到我理解整个循环已经圆满。

 

Sukhmani 为我做了许许多多,那是第一次我可以稳定持续练习早课,第一次! 或许因为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Siri Singh Sahib。 在这之前,我会连续六个月完美地做早课,然后三个月完全不做,接着完美地连续练习四个月,然后又停下来整整两个月,一直这么反反复覆。

 

但是,一开始练习Sukhmani,立刻就知道,我可以每天做点甚么。 从那时起,早课练习固定了下来,再没有错过。 那是我与 “自律是我最好的朋友” 第一次建立关系。 这次经验在此后可以适用在我人生的任何时期,我明白自己的整个家族都因此得到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