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ogi Bhajan 学生 1979年12月28日

 

 

上文中译 : 埃及因为迷幻药仙人掌而沉沦; 中国因为鸦片而沉沦; 罗马因为酒精而印度则是大麻。 如今,这些都出现在美国。

 

来自加州波莫纳的Gurubanda Singh Khalsa在1979年出版《被称为 Siri Singh Sahib的人》一书里,〈反毒计划〉的章节中分享了上面这段话。

 

当1968年Yogi Bhajan 来到美国,他发现当时不满的年轻人中,最狂热的观众,是所谓的嬉皮,他们抛弃了家庭、 学校和工作,拒绝文化中的传统习俗,藉由自我探索寻找生命新意义,然而,多半时间都在嗑药。 Yogiji 了解他们对内在知识的渴求,也知道他们嗑的药物里令人沉醉的成分会造成怎样衰弱结果。 身为真我知识的大师,他提供了新希望、新挑战,「我可以演示一种永远的极乐给你们看,是冥想的恒常快乐,不是毒品 带来短暂的那种嗨」,得到数千年轻人的回响,将嗑药人生永远抛在脑后。

 

不只是忿忿不满的年轻人沉浸于嗑药,美国正逐渐成为一个毒品横行的社会,年轻人与老年人,富人与穷人都一样,转向咖啡因到古柯碱各种药物,寻求心理与情绪上的支持和刺激。

他看到了这对于未来的美国与未来的世界, 透露出的严重后果。 「世界的希望之一是,美国成为一个有高水平生活的自由国度和民主国家。 假如美国走上药物一路,那就无望了。 」

 

他辨识出在美国药物依赖的肇因,并提到美国是个信贷经济基础的国家,会对人们的神经系统产生相当 压力,当一个人不知道如何放松,就会转向药物、酒精与香烟。 同时,他知道药物滥用的主因是沮丧与不安全感,源自美国家庭功能不彰与婚姻制度败坏。 「我们得建立一个无毒的国家,如果想生存,就必须朝药物滥用的根源 – 破碎不快乐的家庭着手。 」

 

最重要的是他有这些问题的真正解方。 当联邦政府在美沙酮治疗计划投入巨额经费,却不过是以一个强力药瘾取代另一个时,Yogiji教导人们如何透过意识的自我放松与冥想,将自己由紧张焦虑中解救出来 ,如何借着昆达里尼奎亚与饮食,将日积月累地滥用药物,体内所堆积的毒素清理干净,如何安心地活,基于爱、 互相支持和承诺的生活方式去实践人生。

 

1971 年, “在政府的喧闹下”,他号召成立第一个3HO的药物防治计划在华盛顿特区 。

计划由两位病人接受严格的医疗监督开始,一人年约48岁,一生受困于毒品滥用的市中心,另一人则为22 岁,海洛因成瘾三年,美沙酮两年,仅花了三周时间,这两人都成功戒瘾。

 

接着在1973年,于多伦多开启了类似的计划,由加拿大政府提供十万加币的经费,Yogi Bhajan 亲自飞到多伦多去协助计划的推动。 不仅是初次计划就取得重大成功,借由它,昆达里尼瑜珈与疗愈艺术中心得以诞生,数千人能够将自己从成瘾中解救出来,并且学习帮助他人过上 充实而无毒的人生。

 

在新墨西哥的埃斯帕诺拉,州政府资助了3HO 一个药物治疗计划,接着,于1975年在亚利桑那州土桑市 推动的计划也取得高度成功。 土桑计划同时获得州政府与联邦单位支持,受到全国关注和认同,采用自然治疗解毒与康复方法的医院,成为 首家取得完全认证的医院。 底下是受到Yogi Bhajan 启发,划世代计划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