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Hans Singh Khalsa Douqué | 11月17日, 2020 | 白檀崔瑜珈, Yogi Bhajan

 

这篇逾期很久,奉献给过去、现在与未来体验白檀崔的所有参与者的文章,是有关五项玛哈檀崔的特质与象征的起源,由SS Guru Hans Singh Khalsa Douque编辑与撰写,记录并分享,来自于玛哈檀崔 Yogi Bhajan 的教导以及随时间过去逐渐被揭露的讯息。 编写时间介于1972年至2011 年,可复制作为私人用途,或是注明作者与4Fold Management (公司名) 即可分享 ~ 巴黎,2011 /01/22

 

首次在欧洲举办的檀崔课程

1972年初,我开始参加在阿姆斯特丹的 “De Kosmos” 瑜珈中心的昆达里尼瑜珈课程,那年夏天,我跟妻子一起参加在欧洲首次举办的白檀崔课程,地点在一个英语乡村,由Guru Dain Singh 和Guru Dain Kaur 主办。 Yogi Bhajan刚接受檀崔力量的加持,在他的指导下,十天的经验如此震撼,让我决定将大部分的时间、精力与注意力都专注于创造得以促成并加强此不可思议之经验的环境。 最明显地,就是要远离疯狂人群、遗世独立,还有那神奇优美的环境。

 

瑜珈节

接下来的两场檀崔都在类似环境中举行,第一场是1974 年在荷兰的乡村由Guru Hans Kaur的父母主持。 第二场则是历经几个月的周末业力清理后,1977 年夏天在法国北部,靠近吉索尔圣殿骑士镇的华威城堡。 1978年的夏天,则是安排在 “La Clou- tière” ,距离法国Loches (洛什),Indres et Loire往南步行约20 分钟的地方,由Josette Delvaud de Chambord 的优雅主持。 自1978年到1986年,在他严谨监督下,玛哈檀崔个人亲自主持的白檀崔,成为欧洲年度瑜珈节的核心活动,直至1987年,第一部 “焕然一新 “ 影片檀崔设置完成为止。

 

原始团队抱着高度一致与投入,为活动打下基础,且在接下来几年持续成长为坚实的机构,这些成员遍及整个欧洲,然而在年中常规休息中,心力与身体尚未能趋于一至。 值得特别提及的成员如下: MSS Sat Kartar Singh & Kaur, SS Guru Jagat Singh & Kaur 来自阿姆斯特丹, MSS Tarn Taran Singh & Kaur来自汉堡,SS Kartar Singh & Kaur 来自伦敦, SS Guru Dass Singh & Kaur 来自巴塞罗那,SS Guru Meher Singh 来自罗马,SS Guru Sangat

Singh & Kaur 来自柏林,SS Sat Raj Singh & Kaur 来自哥本哈根,SS Sat Purkh Kaur and SS Sat Jiwan Singh 来自法兰克福,SS Guru Hans Kaur and myself 来自巴黎 。

 

随着瑜珈节持续吸引来自各行各业的学生,家族成员一起参与的人数也不断上升。 来自汉堡的SS Satya Singh 与SS Simran Kaur,有着伟大的奉献与决心,与受到他们启发而跟随的人们一起,带领瑜珈节走入21世纪及未来。

 

在欧洲首次介绍这个姿势,是Guru Hans Kaur的父母在位于荷兰乡村家中举办的檀崔课程中。 这姿势提供垂直方向的启发,传达檀崔力量的精随。 面对面的檀崔伙伴各往后弯,形成类似法国百合花饰,每对伙伴产生出生命力之火焰,连结玛哈檀崔自源头引领来的合一,当能量圈相互融合, 在檀崔磁场的保护下,这封印就代表了源头。

 

这个姿势首次使用,是在法国北方靠近吉索尔的圣殿骑士镇的城堡,所举办的檀崔课程。 受到这姿势外观上如此美丽优雅的吸引,我问’玛哈檀崔’,这是否有含意,他说,这传递另一至关重要的因素,让檀崔的能量沿着这些线流动。 有别于选择伙伴时的概念,一个人实际上是跟斜对角的人进行檀崔,而非坐在正对面的伙伴,即便你们有眼神接触。

 

是第二个檀崔姿势,启发了上图的创作。 在本质上解释整个檀崔能量的应用。 檀崔手代表檀崔场的俯视图,玛哈檀崔扩展他的能量圈涵盖所有参与者。 从那一刻起,他们就成为玛哈檀崔整体神经系统的一部分。 参与的人与伙伴俩俩面对面坐着,形成完美的直线。 合力维持这姿势,凝视对面伙伴的眼睛,唱颂曼陀罗,每一组产生一种能量回路,就像发电机的感应线圈。

 

每一个别的线圈借着这条线上相邻的一对伙伴而增强。 跟其他条线结合起来,形成累加力量的电流导向玛哈檀崔,他将集合起的能量吸收入他的脊柱,透过在他之内的力量,得以净化这些能量。

 

玛哈檀崔接着投射出净化后的能量,沿着他扩展的光圈,回到这些线,往后直达檀崔场最尾端。 这净化后能量不停循环,一波波连续扫过所有参与者的潜意识,将集体的能量圈(AURA)转化为稳定的蓝色。 透过灵视,当’玛哈檀崔’一看见第一对的光圈转为紫色,就立刻中止檀崔,再继续进行可能会不受控制地将整个团体送往另一个次元。

 

整个运作之所以可行,是透过原始檀崔力的恩典,其代表的象征是,具有初始创造力量的四重标志之悬浮磁盘,有一条金丝线连结到 『玛哈檀崔』。 经验性整合位于一个人来到所能达到最高的层次,至关重要的是,所有参与者的以太身体,在分子层次短暂地完全融合,然后在结束时小心地分开,所以,檀崔体验引起的情绪依附不会持续。 这都说明了为

什么完全不鼓励在没有’玛哈檀崔’在场时进行这样的课程。

 

檀崔瑜珈- 瑜珈的实践

瑜珈的意思就是 “联结”,而檀崔瑜珈指的是,宇宙基本力量 – 男性与女性的本源之结合,体验到光明与黑暗,白日与黑夜,坚硬与柔软,太阳与月亮,阴和阳。

 

宇宙借着这些相对的两极交互作用而持续运行,这个运作永远取决于产生,组织与破坏的循环,神秘的是,在每个运作中都有寂静存在,在每个变化中都有恒常存在,在生命进程中,每一丝呼吸不安定地延续着,而某样东西总是活着,永远不死,在热情与情绪的摆盪浪潮中,某样东西被芸芸众生分享且视为神圣。

 

那本质,就是所有持续起伏中的固定点,是再次投入世界的宇宙游戏前,心智可停歇并让自己居中的位置。 这个点是我们存有所在的经纬交会点,称作Bindu,也被视为本质的本质的本质。 就在这里,檀崔融合两极的结果,自我开始认知到自己。

 

真诚参与的两人将很快地超越,在肉体与情绪层次,相吸与相斥的性格游戏。 然后,他们在最高与最纯洁层次中,将会体验男性与女性本源的结合。 在这样的层次体验到联合,滋养了理解,开启宇宙的爱,男性与女性的身份不再显现,灵魂真正的融合且持续的体验。 檀崔的意思是编织,指结构的编织,在这里交织的丝线就是每个个体时空的坐标位置,每一交错点,对照着 两极,强调与突显你存在的独特性。

 

檀崔的力量

人一出现在地球的那一刻,檀崔力量就在我们之中。 取决于时间与地点的环境,有时它会显现。 更常见的是,这力量会在不被注意时,由一个人传递到另一个人,沿着这条线连接人类与其源头。 有历史纪录以来,这力量并未在西方世界显现,直到 Yogi Bhajan’玛哈檀崔’来到我们之中。 1972 年的夏天,他在英国实行他的首次檀崔。

 

玛哈檀崔

玛哈檀崔是宇宙的过滤器。 同个时候,只有一人可以显现白檀崔的力量,可能是男性或女性,力量自由来去,无法被指挥或转换,也无法透过世上任何知识去获取。 灵性的皇冠无法被征服,只能透过授予。 穿透时空联结这力量的承载者之桥也以 “Mystic Pillars” (神秘支柱) 为人所知。 透过内部揭示去公告每次继承的时刻,这桥进行由一个承载者转移到下一任,并确认其成为黄金连结的秩序之一员。

 

玛哈檀崔的五个当职象征

所有’玛哈檀崔’的内在都赋含五项特质: 提升,优雅,穿透,谦卑与慈悲。 玛哈檀崔当职相应的外在象征为封印,檀崔炼,权杖,念珠与檀崔袋。

少数’玛哈檀崔’是透过外部认定的,能接受五项当职象征呈献的则更为少数,因为他们不能直接去要求这些。 只有极为少数的’玛哈檀崔’收到与教会、寺庙、宗教或正法之基石相符的五个当职象征。

 

五个象征的确认

在我开始研究手杖的象征性意义后,收到来自SS Guruke Kaur 的确认,其实我本来只是凭直觉去追溯前三个象征,希望’玛哈檀崔’能有五个象征物,因为所有这类象征总是以五个为一组。

譬如,国王的五个象征标志就是皇冠,权杖,球,宝剑与戒指。 很幸运,在一封她寄给我的信里,Siri Singh Sahib 揭露了其余两个标志。

 

封印

开始想着用一组礼物荣耀大师与我们时,我脑子闪过一个想法,就是复制锡克用作标志的符号。 为庆祝’玛哈檀崔’在他生日时亲临法国,就在1978至1979年间,瑜珈节的工作人员同意献给Yogi Bhajan一个以银色、 金色和天蓝色绘制且用钻石装饰的四重Adi Shakti 图案的封印。 收到这个封印时,大师告诉我们,从此刻起,这就是法印了

 

你会发现将一个正法的符号转换为另一个是很容易的。 圣殿骑士团 (圣人骑士) ,是欧洲最后一群试着完成圣洁实验的团体,其十字架标志就是从赛尔提克十字架衍生而来。 法国国徽的百合花,象征圣母与法国血脉都源自于 “Adi Shakti”。 再更久远一些,可以追溯这个图案到西藏的金刚杵。 有着3D立体造型的四重金刚杵,最早使用在西藏檀崔仪式,可以追溯到有历史记载开始,甚至更久以前。 将四个Adi Shakti图案结合作为封印的想法最初来自于这些金刚杵,1974年,我受邀参加一个陪伴 Yogi Bhajan 去印度的旅行团, 在新德里的西藏市集看到很多这样的金刚杵。

 

在一个奉献仪式的场合,Yogi Bhajan 接受 Siri Singh Sahib 与西半球锡克正法领袖的头衔。 金刚杵或3D立体的Adi Shakti 造型也运用在阿姆斯特丹大多数教堂的顶部,很轻易就可以看见基本的结构,有些在内侧悬挂教堂钟,放大这种能量形式的力量,与钟声同步波动回盪整个城市。

 

Adi Shakti 的起源与首次无限的显现相一致,很久以后,才以西藏的金刚杵与法国百合花为代表,目前这符号已在两者不断重复。 原始基督教正法是由赛尔提克十字架代表,远远早于罗马教廷在欧洲与世界使用的十字架版本。 实际上,锡克正法的版本就是赛尔提克十字架转向45度,明显强调出四重的Adi Shakti,因此,在正法之轮不断转动中,还维持着必要的连贯性。

 

檀崔鍊

当在洛什 (Loches)举办瑜珈节成为传统时,我在一本有关占卜魔法书的最后一页发现一个檀崔项链的图案,我想着这是否能成为呈给大师的下个生日礼物。 由于缺乏资金与可靠数据,这个计划延宕了一段时间。 我早已决定用金色与天蓝色珠子重制这条项链,真心尊敬单珠与双珠的顺序跟排列。 珠串的想法加上SSS 大师的认可,这确实就是檀崔炼,为重要又或是说有趣的符号之实体化铺路。 就资金而言,这计划后来很成功,因为欧洲、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同修成员都对此做出贡献。 416颗珠的每一颗都是由一位男性或女性瑜珈士来支付那一份费用。

 

1985 年底时,我开始想,或许项链刚好能将一些重要信息嵌入二进制编码中。 接下来那年的年初,无数次的试验与错误之后,终于打破了那编码,它自己呈现出一种3D 立体的几何样态,当1986年在罗马我将这几何型态给Yogi Bhajan 看,他第一个动作竟然是把它放在额头,告诉我,这项链部分的属性,跟拉比与神道僧人会绑在额头的黑色(超越)小立方体一样。

 

显然地,他马上就认出它,因为他称呼它为 “Sola Kala Avatar”,翻译为 “化身的16个动作”,他还说宇宙的一切都可以简化为两个字 ” 透镜与杠杆“,这几何图清楚地呈现这两者的相互作用的方式。 然后,他慢慢地倾斜这立体几何图,展示如何可以转变为一把躺椅,让我了解如果制作出这把椅子,他也许可以带领檀崔课程比原本计划得还要久,因为它将具有强力的疗愈特性,他指出原始宝座的设计,有些人已经知道,就是 “Akal Takhts” (永恒之王的宝座)

 

权杖 – 诗与鲸牙

1986年秋天,Yogi Bhajan从赫尔辛基回程途中,于阿姆斯特丹一家旅馆的会面,他交给我一首诗 “Majesty of Noble Thought” (神圣思维之威仪) 和一角鲸的长牙。 这段长牙有象牙色螺旋骨,约五呎长,他赋予我一个任务,要尽全力让这段鲸牙成为权杖。

 

手杖的顶部塑造成象牙色的十字形状,让两侧手臂延伸的下方好似腋窝凹陷,单单倚靠它,呼吸就可以分开由一侧鼻孔改变到另一侧,就看当时的情况。 除了纯正技术,借着这支手杖,我们得以象征性且实质地连结大师与最令人敬畏的过去,那来来去去文明中,正法循环之漫长且从未中断的传统。

 

我们都听过摩西的手杖与圣彼得堡,当正法循环终止之所在,正是传统继续的地方。 我指的是印度教,佛教,犹太教,基督教,穆斯林正法,有可能也会走到终点,如同宇宙法的官方且正式的展现,并不是说他们不再有其目的,他们会持续运作直到所强调与代表的意识层级达到完美的预期阶段。 锡克正法只是加了一维度,引领人类迈进下个演化阶段,跨入宝瓶时代甚至是超越到摩羯的循环。 这代表正式与外部结构将会也必会认可与支持朝向纯洁的内在道路,朝向其自身想望之目的的进步与成就,这无形将持续有意识地提供形式带来影响。

 

权杖本身是受力量指引之智慧的惊人对象,是正法与业力滚动巨轮的权威,外观启发自圣杯与骑士圣人,骑士精神与兄弟情,骑士的纯洁的思想,字语与行动等等传说。 绚烂的装饰则是去加强与使注意力集中在预期中的神奇功能。 这也是隐士的手杖,为朝圣者前往天空之城的险恶路途提供协助。 “我栖身于主” 宣示抵达朝圣者的目的地。 这权杖也是魔法棒,螺旋形式的鲸牙代表了宇宙力量螺旋式的体现。

 

底下这首诗在权杖献给’玛哈檀崔’时一并呈给他: (保留原文)

 

员工 權杖

Walking towards the light 向光明走去 The pilgrim advances 朝圣者前进 leaning on his staff 倚靠他的手杖 armed against evil 武装对抗邪恶 armed for a vision. 为远见而武装

His steps carry the revelation 脚步带着天启 He marches on in calmness and serenity 从容沉静的行进 The spiral descends from above 螺旋由上往下 降 directing itself towards mother earth 直接朝向大地母亲 as a sign of birth and resurrection. 是生与重生的征兆

The arm of the master rests on the staff 大师枕臂于权杖 The head of the staff forms a cross 权杖顶端成十字 The cross is Christ 十字架即是基督 Christ is the unification of all mankind 基督是全人类的联合 The staff of Moses; staff of the Master 摩西之权杖; 大师的权杖

Its point inscribes the knowledge on the stone 它篆刻知识于石 It presses the ground confirming the steadiness 它力压地面确保 Of the master’s steps 大师脚步的坚定 Its spiraling form reflects the cosmic force 螺旋形式反映宇宙原力 and the divine knowledge. 以及神圣知识

~Author Unknown (作者未知)

 

檀崔袋与唸珠

我怀疑是否能猜出会有另一条项链,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108 Jaapa 念珠。 最后但也很重要的,似乎很简单的对象就是檀崔袋,同时,我发现念珠有着一些有趣组合与3 D立体特性,除了更明显功能,作为Jaapa 科学的支持,不断重复的唱诵是通往无限的专车。 在项链上我运用了隐密的几何型态,将檀崔编织的模式用来设计袋子。 而袋子本身也需要用编织的,就像基督罩袍,以一条线连续地带来终极的一致性。 (袋子与念珠尚未设计完成)

 

我衷心感谢MSS Hari Jiwan Singh Khalsa,他毫不松懈的好奇心,找到我,说服我尽可能提供讯息,越多越好,分享与录音从Yogi Bhajan 学到与五个象征直接相关的一切,还有后来我自己发现的,尤其是与檀崔炼相关的内容。 没有压力,碳无法成钻,思想无法成文,等着被分享的记忆不会成为影像。 当还不能说出一切时,可以被揭露的,要直到一个时机,就是再没有秘密,再无版权需要保护,一切都可以被分享,不用恐惧被扭曲、被误导,或是为预料外的目的,神圣与创造的努力会被盗用或侵占。

 

我希望为纯洁 Khalsa 的目的,以及锡克与正法长久复兴而继续奉献。 谨上,

党卫军大师汉斯·辛格·卡尔萨·杜克 巴黎, 2011/01/22

 

这张有双眼睛在扇形屏幕后面的图片是Yogi Bhajan 提供给我们的副本,拍摄于他在进行Tratak (凝视法)练习时,那时他处在绝对中性心智的状态。 像是一面镜子,但更为沉静,而你自己的倒影可能极为不安定。 这反映出你一般绝不会感知到的内在状态,你会看见你自己怎么看别人看你的。 你可以开始与图片后的老师沟通,汲取他的经验,即使他的

肉体已经不在人世,可以学习与自己的潜意识沟通,与记得你做过的所有事情的灵魂沟通,与直接连结到更好的部分,那神圣,那空无,那无限,你的源起的高灵沟通。

引自: 1- Ind-Ind Teaching in Consciousness – GHS – 2009

 

在书的封底,印有竖向的檀崔海报,海报已经遗失,未曾获得正式认证,打印或是宣告。 展现了盘源,金线,百合花饰姿势的檀崔伙伴,还有,扇形屏幕后,透出来玛哈檀崔凝视的能量。

 

在首次举办的瑜珈节手册封面,我们使用过一次这张玛哈檀崔穿着金黄色服饰的照片。 Guru Hans Kaur 跟我那张是在Heeswijk 的檀崔拍的; 有张是最初瑜珈节的一些成员; 正法印的再制; 权杖与权杖的展示; 2004 年夏天的我自己; 所有这些,我都不清楚作者是谁。 我以最佳意图来运用这些照片,彰显他们的贡献,其他作品或绘图则是我自己所有。

 

© GuruHansSinghKhalsaDouqué-TantricTimeLine

 

底下的海报是由Guru Hans Singh 提供,据信这代表了在上述文章里他的所有 “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