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ka Kaur Khalsa 2012年

寫於埃斯帕尼奧拉(Espanola) 新墨西哥(New Mesxico)

 

我知道大家一般認為,所謂豐盛是指金錢方面,財務寬裕很安心之類的。然而,我感到我的人生是如此豐盛、有福氣跟充滿各樣財富,練習 Sukhmani Sadhana (和平祈禱早課) 引領我進入一個不只轉變了人生,同時服務我的導師、服務正道的空間。我滿心無比感激、喜悅與豐盛。

 

每天唱誦Guru Arjan (第五位古魯) 的 Sukhmani Sahib (和平祈禱),有差不多17年了。我開始唱誦的不久前,Siri Singh Sahib 當時已經感到心臟不適,也無法再旅行,我用很多不同方式冥想他的心臟,為清理心血管而祈禱,為他的心臟祈禱。

 

在Guru Ram Das 生日的早晨,當我們唱頌著曼陀羅 Dhan Dhan Ram Das Gur 約兩個半小時,我聽到 Siri Singh Sahib 的聲音,清晰地彷彿他就坐在我身邊,他說 “每天為我唱誦 Sukhmani”。所以,我照做了。

 

我真的很認真看待這件事,開始每天為他唱誦 Sukhmani,這是我人生中如此不可思議的經驗。雖然這是為 Siri Singh Sahib做的事,但我真的覺得自己的生活因此劇烈地改變。帶著他的祝福,Guruka Singh 和我離開俄亥俄州的哥倫比亞,前往加州,結果在三年後移居到新墨西哥。

 

即使我從來沒有告訴 Siri Singh Sahib,每天為他唱頌 Sukhmani 的事,但我覺得這最終改變了我跟他的關係。

 

有段時間,我歷經了很多磨難,他叫我來Espanola,他說 “我正在療癒妳,而我已經不再替每個人療癒,這是為了妳,妳必須理解,在此時此刻,它的意義有多重大。” 最後,Guruka Singh 和我在這裡住了下來。

 

當Siri Singh Sahib 過世時,一切實在是太難了,因為我不知道該拿 Sukhmani 怎麼辦。他往生後的第17天,我們在Espanola舉辦盛大的活動紀念他。但我甚至沒有辦法走進會場,只能自己坐在房間,將暖氣開到最強,用毛毯和枕頭包裹住自己,不停地唱著 Sukhmani。

 

釋放悲傷

 

我就是哭泣了起來,釋放著悲傷的情緒,最後才明白得為Guruka Singh 唱Sukhmani,唱誦持續了三年左右,直到我理解整個循環已經圓滿。

 

Sukhmani 為我做了許許多多,那是第一次我可以穩定持續練習早課,第一次! 或許因為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Siri Singh Sahib。在這之前,我會連續六個月完美地做早課,然後三個月完全不做,接著完美地連續練習四個月,然後又停下來整整兩個月,一直這麼反反覆覆。

 

但是,一開始練習Sukhmani,立刻就知道,我可以每天做點甚麼。從那時起,早課練習固定了下來,再沒有錯過。那是我與 “自律是我最好的朋友” 第一次建立關係。這次經驗在此後可以適用在我人生的任何時期,我明白自己的整個家族都因此得到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