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ogi Bhajan 學生 1979年12月28日

 

 

上文中譯 : 埃及因為迷幻藥仙人掌而沉淪;中國因為鴉片而沉淪;羅馬因為酒精而印度則是大麻。如今,這些都出現在美國。

 

來自加州波莫納的Gurubanda Singh Khalsa在1979年出版《被稱為 Siri Singh Sahib的人》一書裡,〈反毒計畫〉的章節中分享了上面這段話。

 

當1968年Yogi Bhajan 來到美國,他發現當時不滿的年輕人中,最狂熱的觀眾,是所謂的嬉皮,他們拋棄了家庭、學校和工作,拒絕文化中的傳統習俗,藉由自我探索尋找生命新意義,然而,多半時間都在嗑藥。Yogiji 了解他們對內在知識的渴求,也知道他們嗑的藥物裡令人沉醉的成分會造成怎樣衰弱結果。身為真我知識的大師,他提供了新希望、新挑戰,「我可以演示一種永遠的極樂給你們看,是冥想的恆常快樂,不是毒品帶來短暫的那種嗨」,得到數千年輕人的回響,將嗑藥人生永遠拋在腦後。

 

不只是忿忿不滿的年輕人沉浸於嗑藥,美國正逐漸成為一個毒品橫行的社會,年輕人與老年人,富人與窮人都一樣,轉向咖啡因到古柯鹼各種藥物,尋求心理與情緒上的支持和刺激。

他看到了這對於未來的美國與未來的世界, 透露出的嚴重後果。「世界的希望之一是,美國成為一個有高水準生活的自由國度和民主國家。假如美國走上藥物一路,那就無望了。」

 

他辨識出在美國藥物依賴的肇因,並提到美國是個信貸經濟基礎的國家,會對人們的神經系統產生相當壓力,當一個人不知道如何放鬆,就會轉向藥物、酒精與香菸。同時,他知道藥物濫用的主因是沮喪與不安全感,源自美國家庭功能不彰與婚姻制度敗壞。「我們得建立一個無毒的國家,如果想生存,就必須朝藥物濫用的根源 – 破碎不快樂的家庭著手。」

 

最重要的是他有這些問題的真正解方。當聯邦政府在美沙酮治療計畫投入鉅額經費,卻不過是以一個強力藥癮取代另一個時,Yogiji 教導人們如何透過意識的自我放鬆與冥想,將自己由緊張焦慮中解救出來,如何藉著昆達里尼奎亞與飲食,將日積月累地濫用藥物,體內所堆積的毒素清理乾淨,如何安心地活,基於愛、互相支持和承諾的生活方式去實踐人生。

 

1971 年, “在政府的喧鬧下”,他號召成立第一個3HO的藥物防治計畫在華盛頓特區。

計畫由兩位病人接受嚴格的醫療監督開始,一人年約48歲,一生受困於毒品濫用的市中心,另一人則為22歲,海洛因成癮三年,美沙酮兩年,僅花了三週時間,這兩人都成功戒癮。

 

接著在1973 年,於多倫多開啟了類似的計畫,由加拿大政府提供十萬加幣的經費,Yogi Bhajan 親自飛到多倫多去協助計畫的推動。不僅是初次計畫就取得重大成功,藉由它,昆達里尼瑜珈與療癒藝術中心得以誕生,數千人能夠將自己從成癮中解救出來,並且學習幫助他人過上充實而無毒的人生。

 

在新墨西哥的埃斯帕諾拉,州政府資助了3HO 一個藥物治療計畫,接著,於1975年在亞利桑那州土桑市推動的計畫也取得高度成功。土桑計畫同時獲得州政府與聯邦單位支持,受到全國關注和認同,採用自然治療解毒與康復方法的醫院,成為首家取得完全認證的醫院。底下是受到Yogi Bhajan 啟發,劃世代計畫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