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Hans Singh Khalsa Douqué | 11月17日, 2020 | 白檀崔瑜珈, Yogi Bhajan

 

這篇逾期很久,奉獻給過去、現在與未來體驗白檀崔的所有參與者的文章,是有關五項瑪哈檀崔的特質與象徵的起源,由SS Guru Hans Singh Khalsa Douque編輯與撰寫,記錄並分享,來自於瑪哈檀崔Yogi Bhajan 的教導以及隨時間過去逐漸被揭露的訊息。編寫時間介於1972年至2011 年,可複製作為私人用途,或是註明作者與4Fold Management (公司名) 即可分享 ~ 巴黎,2011/01/22

 

首次在歐洲舉辦的檀崔課程

1972年初,我開始參加在阿姆斯特丹的 “De Kosmos” 瑜珈中心的昆達里尼瑜珈課程,那年夏天,我跟妻子一起參加在歐洲首次舉辦的白檀崔課程,地點在一個英語鄉村,由Guru Dain Singh 和Guru Dain Kaur 主辦。Yogi Bhajan剛接受檀崔力量的加持,在他的指導下,十天的經驗如此震撼,讓我決定將大部分的時間、精力與注意力都專注於創造得以促成並加強此不可思議之經驗的環境。最明顯地,就是要遠離瘋狂人群、遺世獨立,還有那神奇優美的環境。

 

瑜珈節

接下來的兩場檀崔都在類似環境中舉行,第一場是1974 年在荷蘭的鄉村由Guru Hans Kaur的父母主持。第二場則是歷經幾個月的週末業力清理後,1977 年夏天在法國北部,靠近吉索爾聖殿騎士鎮的華威城堡。1978年的夏天,則是安排在 “La Clou- tière“ ,距離法國Loches (洛什),Indres et Loire往南步行約20分鐘的地方,由Josette Delvaud de Chambord 的優雅主持。自1978年到1986年,在他嚴謹監督下,瑪哈檀崔個人親自主持的白檀崔,成為歐洲年度瑜珈節的核心活動,直至1987年,第一部 “煥然一新” 影片檀崔設置完成為止。

 

原始團隊抱著高度一致與投入,為活動打下基礎,且在接下來幾年持續成長為堅實的機構,這些成員遍及整個歐洲,然而在年中常規休息中,心力與身體尚未能趨於一至。值得特別提及的成員如下: MSS Sat Kartar Singh & Kaur, SS Guru Jagat Singh & Kaur 來自阿姆斯特丹, MSS Tarn Taran Singh & Kaur來自漢堡,SS Kartar Singh & Kaur 來自倫敦, SS Guru Dass Singh & Kaur 來自巴塞隆納,SS Guru Meher Singh 來自羅馬,SS Guru Sangat Singh & Kaur 來自柏林,SS Sat Raj Singh & Kaur 來自哥本哈根,SS Sat

Purkh Kaur and SS Sat Jiwan Singh 來自法蘭克福,SS Guru Hans Kaur and myself 來自巴黎。

 

隨著瑜珈節持續吸引來自各行各業的學生,家族成員一起參與的人數也不斷上升。來自漢堡的SS Satya Singh 與SS Simran Kaur,有著偉大的奉獻與決心,與受到他們啟發而跟隨的人們一起,帶領瑜珈節走入21世紀及未來。

 

在歐洲首次介紹這個姿勢,是Guru Hans Kaur的父母在位於荷蘭鄉村家中舉辦的檀崔課程中。這姿勢提供垂直方向的啟發,傳達檀崔力量的精隨。面對面的檀崔夥伴各往後彎,形成類似法國百合花飾,每對夥伴產生出生命力之火焰,連結瑪哈檀崔自源頭引領來的合一,當能量圈相互融合,在檀崔磁場的保護下,這封印就代表了源頭。

 

這個姿勢首次使用,是在法國北方靠近吉索爾的聖殿騎士鎮的城堡,所舉辦的檀崔課程。受到這姿勢外觀上如此美麗優雅的吸引,我問『瑪哈檀崔』,這是否有含意,他說,這傳遞另一至關重要的因素,讓檀崔的能量沿著這些線流動。有別於選擇夥伴時的概念,一個人實際上是跟斜對角的人進行檀崔,而非坐在正對面的夥伴,即便你們有眼神接觸。

 

是第二個檀崔姿勢,啟發了上圖的創作。在本質上解釋整個檀崔能量的應用。檀崔手代表檀崔場的俯視圖,瑪哈檀崔擴展他的能量圈涵蓋所有參與者。從那一刻起,他們就成為瑪哈檀崔整體神經系統的一部分。參與的人與夥伴倆倆面對面坐著,形成完美的直線。合力維持這姿勢,凝視對面夥伴的眼睛,唱頌曼陀羅,每一組產生一種能量迴路,就像發電機的感應線圈。

 

每一個別的線圈藉著這條線上相鄰的一對夥伴而增強。跟其他條線結合起來,形成累加力量的電流導向瑪哈檀崔,他將集合起的能量吸收入他的脊柱,透過在他之內的力量,得以淨化這些能量。

 

瑪哈檀崔接著投射出淨化後的能量,沿著他擴展的光圈,回到這些線,往後直達檀崔場最尾端。這淨化後能量不停循環,一波波連續掃過所有參與者的潛意識,將集體的能量圈(AURA)轉化為穩定的藍色。透過靈視,當『瑪哈檀崔』一看見第一對的光圈轉為紫色,就立刻中止檀崔,再繼續進行可能會不受控制地將整個團體送往另一個次元。

 

整個運作之所以可行,是透過原始檀崔力的恩典,其代表的象徵是,具有初始創造力量的四重標誌之懸浮磁盤,有一條金絲線連結到『瑪哈檀崔』。經驗性整合位於一個人來到所能達到最高的層次,至關重要的是,所有參與者的乙太身體,在分子層次短暫地完全融合,然後在結束時小心地分開,所以,檀崔體驗引起的情緒依附不會持續。這都說明了為甚麼

完全不鼓勵在沒有『瑪哈檀崔』在場時進行這樣的課程。

 

檀崔瑜珈- 瑜珈的實踐

瑜珈的意思就是 “聯結”,而檀崔瑜珈指的是,宇宙基本力量 – 男性與女性的本源之結合,體驗到光明與黑暗,白日與黑夜,堅硬與柔軟,太陽與月亮,陰和陽。

 

宇宙藉著這些相對的兩極交互作用而持續運行,這個運作永遠取決於產生,組織與破壞的循環,神秘的是,在每個運作中都有寂靜存在,在每個變化中都有恆常存在,在生命進程中,每一絲呼吸不安定地延續著,而某樣東西總是活著,永遠不死,在熱情與情緒的擺盪浪潮中,某樣東西被芸芸眾生分享且視為神聖。

 

那本質,就是所有持續起伏中的固定點,是再次投入世界的宇宙遊戲前,心智可停歇並讓自己居中的位置。這個點是我們存有所在的經緯交會點,稱作Bindu,也被視為本質的本質的本質。就在這裡,檀崔融合兩極的結果,自我開始認知到自己。

 

真誠參與的兩人將很快地超越,在肉體與情緒層次,相吸與相斥的性格遊戲。然後,他們在最高與最純潔層次中,將會體驗男性與女性本源的結合。在這樣的層次體驗到聯合,滋養了理解,開啟宇宙的愛,男性與女性的身份不再顯現,靈魂真正的融合且持續的體驗。檀崔的意思是編織,指結構的編織,在這裡交織的絲線就是每個個體時空的座標位置,每一交錯點,對照著兩極,強調與突顯你存在的獨特性。

 

檀崔的力量

人一出現在地球的那一刻,檀崔力量就在我們之中。取決於時間與地點的環境,有時它會顯現。更常見的是,這力量會在不被注意時,由一個人傳遞到另一個人,沿著這條線連接人類與其源頭。有歷史紀錄以來,這力量並未在西方世界顯現,直到 Yogi Bhajan『瑪哈檀崔』來到我們之中。1972 年的夏天,他在英國實行他的首次檀崔。

 

瑪哈檀崔

瑪哈檀崔是宇宙的過濾器。同個時候,只有一人可以顯現白檀崔的力量,可能是男性或女性,力量自由來去,無法被指揮或轉換,也無法透過世上任何知識去獲取。靈性的皇冠無法被征服,只能透過授予。穿透時空聯結這力量的承載者之橋也以 “Mystic Pillars” (神秘支柱) 為人所知。透過內部揭示去公告每次繼承的時刻,這橋進行由一個承載者轉移到下一任,並確認其成為黃金連結的秩序之一員。

 

瑪哈檀崔的五個當職象徵

所有『瑪哈檀崔』的內在都賦含五項特質: 提升,優雅,穿透,謙卑與慈悲。瑪哈檀崔當職相應的外在象徵為封印,檀崔鍊,權杖,念珠與檀崔袋。

少數『瑪哈檀崔』是透過外部認定的,能接受五項當職象徵呈獻的則更為少數,因為他們不能直接去要求這些。只有極為少數的『瑪哈檀崔』收到與教會、寺廟、宗教或正法之基石相符的五個當職象徵。

 

五個象徵的確認

在我開始研究手杖的象徵性意義後,收到來自SS Guruke Kaur 的確認,其實我本來只是憑直覺去追溯前三個象徵,希望『瑪哈檀崔』能有五個象徵物,因為所有這類象徵總是以五個為一組。

譬如,國王的五個象徵標誌就是皇冠,權杖,球,寶劍與戒指。很幸運,在一封她寄給我的信裡,Siri Singh Sahib 揭露了其餘兩個標誌。

 

封印

開始想著用一組禮物榮耀大師與我們時,我腦子閃過一個想法,就是複製錫克用作標誌的符號。為慶祝『瑪哈檀崔』在他生日時親臨法國,就在1978至1979年間,瑜珈節的工作人員同意獻給Yogi Bhajan一個以銀色、金色和天藍色繪製且用鑽石裝飾的四重Adi Shakti 圖案的封印。收到這個封印時,大師告訴我們,從此刻起,這就是法印了

 

你會發現將一個正法的符號轉換為另一個是很容易的。聖殿騎士團 (聖人騎士) ,是歐洲最後一群試著完成聖潔實驗的團體,其十字架標誌就是從賽爾提克十字架衍生而來。法國國徽的百合花,象徵聖母與法國血脈都源自於 “Adi Shakti”。再更久遠一些,可以追溯這個圖案到西藏的金剛杵。有著3D立體造型的四重金剛杵,最早使用在西藏檀崔儀式,可以追溯到有歷史記載開始,甚至更久以前。將四個Adi Shakti圖案結合作為封印的想法最初來自於這些金剛杵,1974年,我受邀參加一個陪伴 Yogi Bhajan 去印度的旅行團,在新德里的西藏市集看到很多這樣的金剛杵。

 

在一個奉獻儀式的場合,Yogi Bhajan 接受 Siri Singh Sahib 與西半球錫克正法領袖的頭銜。金剛杵或3D立體的Adi Shakti 造型也運用在阿姆斯特丹大多數教堂的頂部,很輕易就可以看見基本的結構,有些在內側懸掛教堂鐘,放大這種能量形式的力量,與鐘聲同步波動迴盪整個城市。

 

Adi Shakti 的起源與首次無限的顯現相一致,很久以後,才以西藏的金剛杵與法國百合花為代表,目前這符號已在兩者不斷重複。原始基督教正法是由賽爾提克十字架代表,遠遠早於羅馬教廷在歐洲與世界使用的十字架版本。實際上,錫克正法的版本就是賽爾提克十字架轉向45度,明顯強調出四重的Adi Shakti,因此,在正法之輪不斷轉動中,還維持著必要的連貫性。

 

檀崔鍊

當在洛什 (Loches)舉辦瑜珈節成為傳統時,我在一本有關占卜魔法書的最後一頁發現一個檀崔項鍊的圖案,我想著這是否能成為呈給大師的下個生日禮物。由於缺乏資金與可靠資料,這個計畫延宕了一段時間。我早已決定用金色與天藍色珠子重製這條項鍊,真心尊敬單珠與雙珠的順序跟排列。珠串的想法加上SSS 大師的認可,這確實就是檀崔鍊,為重要又或是說有趣的符號之實體化舖路。就資金而言,這計畫後來很成功,因為歐洲、美國乃至全世界的同修成員都對此做出貢獻。416顆珠的每一顆都是由一位男性或女性瑜珈士來支付那一份費用。

 

1985 年底時,我開始想,或許項鍊剛好能將一些重要資訊嵌入二進制編碼中。接下來那年的年初,無數次的試驗與錯誤之後,終於打破了那編碼,它自己呈現出一種3D 立體的幾何樣態,當1986年在羅馬我將這幾何型態給Yogi Bhajan 看,他第一個動作竟然是把它放在額頭,告訴我,這項鍊部分的屬性,跟拉比與神道僧人會綁在額頭的黑色(超越)小立方體一樣。

 

顯然地,他馬上就認出它,因為他稱呼它為 “Sola Kala Avatar”,翻譯為 “化身的16個動作”,他還說宇宙的一切都可以簡化為兩個字 “透鏡與槓桿”,這幾何圖清楚地呈現這兩者的相互作用的方式。然後,他慢慢地傾斜這立體幾何圖,展示如何可以轉變為一把躺椅,讓我了解如果製作出這把椅子,他也許可以帶領檀崔課程比原本計畫得還要久,因為它將具有強力的療癒特性,他指出原始寶座的設計,有些人已經知道,就是 “Akal Takhts” (永恆之王的寶座)

 

權杖 – 詩與鯨牙

1986年秋天,Yogi Bhajan從赫爾辛基回程途中,於阿姆斯特丹一家旅館的會面,他交給我一首詩 “Majesty of Noble Thought” (神聖思維之威儀) 和一角鯨的長牙。這段長牙有象牙色螺旋骨,約五呎長,他賦予我一個任務,要盡全力讓這段鯨牙成為權杖。

 

手杖的頂部塑造成象牙色的十字形狀,讓兩側手臂延伸的下方好似腋窩凹陷,單單倚靠它,呼吸就可以分開由一側鼻孔改變到另一側,就看當時的情況。除了純正技術,藉著這支手杖,我們得以象徵性且實質地連結大師與最令人敬畏的過去,那來來去去文明中,正法循環之漫長且從未中斷的傳統。

 

我們都聽過摩西的手杖與聖彼得的權杖,當正法循環終止之所在,正是傳統繼續的地方。我指的是印度教,佛教,猶太教,基督教,穆斯林正法,有可能也會走到終點,如同宇宙法的官方且正式的展現,並不是說他們不再有其目的,他們會持續運作直到所強調與代表的意識層級達到完美的預期階段。錫克正法只是加了一維度,引領人類邁進下個演化階段,跨入寶瓶時代甚至是超越到摩羯的循環。這代表正式與外部結構將會也必會認可與支持朝向純潔的內在道路,朝向其自身想望之目的的進步與成就,這無形將持續有意識地提供形式帶來影響。

 

權杖本身是受力量指引之智慧的驚人物件,是正法與業力滾動巨輪的權威,外觀啟發自聖杯與騎士聖人,騎士精神與兄弟情,騎士的純潔的思想,字語與行動等等傳說。絢爛的裝飾則是去加強與使注意力集中在預期中的神奇功能。這也是隱士的手杖,為朝聖者前往天空之城的險惡路途提供協助。 “我棲身於主” 宣示抵達朝聖者的目的地。這權杖也是魔法棒,螺旋形式的鯨牙代表了宇宙力量螺旋式的體現。

 

底下這首詩在權杖獻給『瑪哈檀崔』時一併呈給他: (保留原文)

 

The Staff 權杖

Walking towards the light 向光明走去

The pilgrim advances 朝聖者前進

leaning on his staff 倚靠他的手杖

armed against evil 武裝對抗邪惡

armed for a vision. 為遠見而武裝

His steps carry the revelation 腳步帶著天啟

He marches on in calmness and serenity 從容沉靜的行進

The spiral descends from above 螺旋由上往下降

directing itself towards mother earth 直接朝向大地母親

as a sign of birth and resurrection. 是生與重生的徵兆

The arm of the master rests on the staff 大師枕臂於權杖

The head of the staff forms a cross 權杖頂端成十字

The cross is Christ 十字架即是基督

Christ is the unification of all mankind 基督是全人類的聯合

The staff of Moses; staff of the Master 摩西之權杖;大師的權杖

Its point inscribes the knowledge on the stone 它篆刻知識於石

It presses the ground confirming the steadiness 它力壓地面確保

Of the master’s steps 大師腳步的堅定

Its spiraling form reflects the cosmic force 螺旋形式反映宇宙原力

and the divine knowledge. 以及神聖知識

~Author Unknown (作者未知)

 

檀崔袋與唸珠

我懷疑是否能猜出會有另一條項鍊,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108 Jaapa 念珠。最後但也很重要的,似乎很簡單的物件就是檀崔袋,同時,我發現念珠有著一些有趣組合與3 D立體特性,除了更明顯功能,作為Jaapa 科學的支持,不斷重複的唱誦是通往無限的專車。在項鍊上我運用了隱密的幾何型態,將檀崔編織的模式用來設計袋子。而袋子本身也需要用編織的,就像基督罩袍,以一條線連續地帶來終極的一致性。(袋子與念珠尚未設計完成)

 

我衷心感謝MSS Hari Jiwan Singh Khalsa,他毫不鬆懈的好奇心,找到我,說服我盡可能提供訊息,越多越好,分享與錄音從Yogi Bhajan 學到與五個象徵直接相關的一切,還有後來我自己發現的,尤其是與檀崔鍊相關的內容。沒有壓力,碳無法成鑽,思想無法成文,等著被分享的記憶不會成為影像。當還不能說出一切時,可以被揭露的,要直到一個時機,就是再沒有秘密,再無版權需要保護,一切都可以被分享,不用恐懼被扭曲、被誤導,或是為預料外的目的,神聖與創造的努力會被盜用或侵占。

 

我希望為純潔 Khalsa 的目的,以及錫克與正法長久復興而繼續奉獻。謹上,

~SS Guru Hans Singh Khalsa Douqué 巴黎, 2011/01/22

 

這張有雙眼睛在扇形屏幕後面的圖片是Yogi Bhajan 提供給我們的副本,拍攝於他在進行Tratak (凝視法)練習時,那時他處在絕對中性心智的狀態。像是一面鏡子,但更為沉靜,而你自己的倒影可能極為不安定。這反映出你一般絕不會感知到的內在狀態,你會看見你自己怎麼看別人看你的。你可以開始與圖片後的老師溝通,汲取他的經驗,即使他的肉體

已經不在人世,可以學習與自己的潛意識溝通,與記得你做過的所有事情的靈魂溝通,與直接連結到更好的部分,那神聖,那空無,那無限,你的源起的高靈溝通。

引自: 1- Ind-Ind Teaching in Consciousness – GHS – 2009

 

在書的封底,印有豎向的檀崔海報,海報已經遺失,未曾獲得正式認證,列印或是宣告。展現了盤源,金線,百合花飾姿勢的檀崔夥伴,還有,扇形屏幕後,透出來瑪哈檀崔凝視的能量。

 

在首次舉辦的瑜珈節手冊封面,我們使用過一次這張瑪哈檀崔穿著金黃色服飾的照片。Guru Hans Kaur 跟我那張是在Heeswijk 的檀崔拍的;有張是最初瑜珈節的一些成員;正法印的再製;權杖與權杖的展示;2004 年夏天的我自己;所有這些,我都不清楚作者是誰。我以最佳意圖來運用這些照片,彰顯他們的貢獻,其他作品或繪圖則是我自己所有。

 

© GuruHansSinghKhalsaDouqué-TantricTimeLine

 

底下的海報是由Guru Hans Singh 提供,據信這代表了在上述文章裡他的所有 “功課”。